游戏同名小说《蜀缘》——第二章

返回 发布时间:2018-03-30
第二章
 
  莫先生在木桌前站定,桌面上摆着一块奇异的大型阵盘,阵盘上镶嵌着数颗五颜六色的晶石,一道道复杂的纹路将这些晶石联结起来,构成一幅玄奥的图案。
 
  “都看清楚了?”随手将元核码到一旁,莫先生微笑着朝吕书询问道。
 
  “呃……”吕书被问得张口结舌。尽管对莫先生提炼元石的手法看得入迷,但其中的门道又怎是他这种丝毫不懂修炼的少年所能理解的。
 
  “光靠眼睛是不行的,要用心去看!”莫先生仍旧微笑着,拉过吕书的双手放在了阵盘上:“闭上眼睛。”说完便又一次开始了提炼元石的过程。
 
  也不知过了多久,吕书从识海中清醒过来,愕然发现自己手中多了一块方方正正的元石精核,而莫先生则轻抚髭须,眉眼含笑地看着自己。
 
  “这……难道是我刚才做的?”吕书不可置信地盯着手中刚刚成型的元核,淡黄色的光华似乎尚未消散。
 
  莫先生微微点头以示意:“虽然老夫不能帮你解除体内的封印,也传授不了任何修炼法诀,但至少能让你慢慢掌握血脉之力,不再轻易地因脱力而晕厥了。”
 
  吕月柔不待吕书从欣喜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深深鞠了一躬答谢道:“老先生再造之恩,鄙姐弟没齿难忘!”
 
  “记住,无论千变际遇,不要刻意强求违背,一切顺其自然便是!”说完,莫先生便不再搭理姐弟二人,周而复始地又开始了元石提炼工作。
 
  尽管不是听得很明白,但吕书得到了掌控血脉之力的大机缘,于是千恩万谢地告退。
 
  之后的时间内吕书干起活来明显感到力气大了许多,四肢中传来气血充盈的感觉令他拖着矿车仍旧健步如飞;如此几日下来,周围的妖族苦力包括那几个门派的监工看待吕书的眼色渐渐地变了,每天工地上都有一群人若有若无地朝着吕书指指点点。
 
  对于周遭的变化的吕书自然是毫不在意,在他年幼的脑海里只有一些简单的想法,让自己和姐姐的日子过得好一些。
 
  又是一个疲惫不堪的夜晚。劳作了一整天的吕书草草吃过晚饭后并未立刻卧床休息,而是趁众人都睡着之后,拿出了一块元石粗坯开始了元力凝炼。这种粗坯是卧龙谷中最劣质的一种元石,其中蕴含的元力十分稀少,随便处置也不会引起旁人注意,因此拿来练习元力的掌控最是合适不过。
 
  就在吕书逐渐沉浸在这种元力转换的世界中时,那一团小小的流质突然光芒大涨,刺得吕书一时睁不开眼,待他回过神来,赫然发现周围又变成一片茫茫然不见边际的大海!
 
  吕书顿时生出一种既真实又不不真实的即视感,那种明知自己在做梦,却清醒得不知如何才能再次“醒过来”的诡异体验。不得已,吕书只能嘟囔一声,再一次在冰冷的海水中奋力有动起来。
 
  待到身边的海水开始变得黏稠沉重之后,吕书已不再像之前几次梦境中那般惊慌,运转元力游走全身,吕书的身躯开始越游越快。感受到肩胛后再次传来了酥痒的感觉,吕书双臂一振,蓄势多时的妖元随即迸发,一对修长的羽翼终于破体而出!
 
  “嘿!”扇动着背后由妖元驱动的双翅,吕书得意地笑出一声:“总算是飞起来了!”可惜好景不长,刚刚脱力海面的吕书尚未过一把翱翔天际的瘾,原本平静的海面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股浩然无匹的吸力瞬间便将吕书吸入其中,再一次干脆利落地沉入海底!
 
  血脉中原本充沛的妖元很快便消耗一空,死亡的感觉又一次降临。不过这一次吕书惊醒之后不似以往那般大喊大叫了,环顾四周,营房内仍旧静悄悄一片,只是偶尔夹着几声疲累的呼噜声以及野外的虫鸣。望向自己的双手,那一团小小的元石精核早已消耗殆尽,只留下了一地的残碎石渣。
 
  心中蓦然一动,这种感觉——好像跟那天见莫先生之前发现一个死亡坑洞时一模一样!一想到此,吕书顿时睡意全无,强烈的好奇心和使命感驱使着他必须去一探究竟才能安的心。于是吕书转身下床走出营房,随手摸起一把平常挖矿用的铁镐,朝着当日发现的死亡坑洞走去。
 
  一片漆黑的卧龙谷矿区此刻异常的寂静,借助天上的星光,吕书勉强辨认着地形,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容易被人族守卫发觉的区域,很快来到了矿洞入口。此时的矿洞内更是不见一点光亮,完全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若是常人想在这样的地方找到特定的目的地肯定是痴人说梦,不过对吕书来说完全不需要用眼睛去认路,他靠的是妖元对那股奇异力量的感知。
 
  死亡坑洞之说以称之为“死亡”是因为此处的灵脉极其不稳定,任何意外的触动都有可能引起地底元气爆发,届时肆虐的真元之力能够轻易地将人体撕成碎片,因此这样的矿洞一般都存在不了多久,迟早都会崩塌的;好在吕书尽管没什么修为,但对元力的变化及操控方面却有着其他修士难以企及的天赋,在其精细入微的感知控制下,总算有惊无险地将洞口外围的大堆碎石搬开了。
 
  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吕书终于完全踏进了这座死亡坑洞当中;令他更加激动的是,他第一眼就看到了,洞窟内真的有一方不大的水潭,潭水中散发出令他心悸的气息,也跟梦境中的大海一模一样!
 
  除了一方水潭,吕书还发现了坑洞一处平坦的地面上发现了一块奇异的图案,细看之下,原来是一座不知用什么方法蚀刻出来的六角星阵图,图中密密麻麻的阵法纹路如漩涡一般向着六角星阵的中央汇集,而汇集的中心点上则镶嵌着一块形似配饰般的物事。抵近了观察,那配饰只有半个巴掌大小,外观似心形,跟一般人族修士所携带的护身玉佩区别不大;所不同的是这配饰颜色深红,上面还刻有一个十字形的缺口,配上周围六角星阵漩涡状的阵法纹路,远远望去竟似要将整个外围空间都吸入到十字缺口中,令人心中悚然。
 
  吕书环顾了一圈之后,发现这座坑洞面积并不大,除了一方水潭以及一座六角星阵图外就空荡荡再无一物了;倒是在阵图附近刻了一句话:
 
  “今日我躯归故土,他朝生死两不知。”
 
  吕书默念着刻在地面上的文字,心下自忖道:“这应该是这座阵图主人留下的,但貌似只是两句感概而已嘛!能有什么含义呢?”
 
  仔细地将整个坑洞又重新搜索的一遍,的确是没有新的东西了,不甘心的吕书只能把主意打在六角星阵中心那颗深红色的心形配饰上了。对于这个完全未知的物事,吕书小心翼翼地运转元力反复探查,确认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这心形配饰就是个石头一般的死物,吕书心底不由得略微失望,但仍旧仔细地用铁镐将它从阵眼中挖了出来。
 
  提心吊胆地等了半晌,见一直没有什么异常状况发生,吕书终于长长吁了一口气。仔细打量着手中古怪的配饰,直觉告诉他这应该是个了不得的宝物,甚至很有可能是人族修士斗法时祭出的法器,那些法器散发出的强大灵威令吕书印象十分深刻,不过搞不懂为何这配饰对元力没有半分反应。
 
  然而还未等他迈出洞口,一股强大无匹的真元之力从洞窟坑道内喷发而出,暴虐的元力瞬间冲垮了洞窟的石壁,斗大的碎石急速落下,吓得吕书手脚并用火速退回到坑洞之内,避开了差点被活埋的悲惨下场。
 
  惊魂稍定的吕书自然不肯坐以待毙,在洞窟之内慢慢观察了一番,很快注意力就放在了那方水潭上面。潭水中时时刻刻散发出奇异力量的信息,吕书愈发地坚信这潭水地下一定藏有玄机。
 
  “当初正是这潭水散出的奇妙吸引力,才让我找到了这座死亡坑洞;如今说不得也要下去一探究竟了。”尽管吕书已经下定决心,但梦境中屡屡被淹死的经历还是令他对下水有种本能的恐惧。
 
  为防止在水中丢失,吕书用一根绳子将心形配饰栓了起来挂在脖子上,然后在心底反复为自己打气,终于鼓起勇气纵身跃入潭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