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同名小说《蜀缘》——第三章

返回 发布时间:2018-03-30
第三章
 
  潭水十分冰冷,但并不粘稠,也感觉不到沉重,只是比吕书想象的要深很多,一时半会儿也触不到潭底。感觉到胸中憋着的一口气即将耗尽,吕书开始焦急起来,情急之下本能地运转妖元之力,企图摆脱当前的困境。
 
  随着四周水压越来越强,胸中之气被压到极限之时,吕书血脉之中突然泛起一股奇特的力量,堪堪抵抗住了巨大的水压;随之这股力量沿着浑身经脉游走开来,胸口憋闷窒息的感觉顿时消失,随着经脉循环一周过后,吕书的体表甚至冒出大量细小的气泡。
 
  欣喜之下的吕书再也不用担心气短之苦,像鱼一样畅游在潭底,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的自由爽快!
 
  漆黑一片的水下难以辨别方位,吕书完全循着心中一股感应指引着游动方向,这应该是一条地下暗河的水道,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周遭频频涌动地暗流。片刻之后,终于发现了引起他心灵感应的源头——一团发光的物事。
 
  那团发光的物事原来是一个巨大的图案,显映在地底水道的一处顶部石壁上,散发出一阵阵澎湃的妖元之力;只是这图案并非镌刻在壁顶的表面,而是在石壁内部,光晕直接透过了石层映射出来。
 
  好奇心爆棚的吕书运转元力在光图上敲敲打打,不知不觉地越来越贴近壁顶,当他下意识地抓住了挂在脖子上的奇怪配饰后,白光骤然间被迅速地吸入到配饰的十字缺口之中,很快便一丝光亮也不见。
 
  不待吕书愣神,头顶的石层开始劈劈剥剥地裂开,只听“哗啦”一声巨响,水下暗道的顶部轰然碎裂,强大的水流顺势喷出,吕书只觉得眼前一亮,顿时一片豁然开朗!
 
  环顾四周,吕书发现他正处在一座封闭建筑中间,建筑造型约是个八角形,四周用大量元石精核堆砌成各种奇特的阵型;八面墙壁上同样刻绘着玄奥复杂的图章,在元气的冲刷下熠熠生辉。
 
  吕书所处的位置乃建筑最底层,高度也只有两丈有余,看不出更多细节;而靠近墙壁处则搭有一道简陋的石梯,看来可以通往上一层。
 
  地下暗道的水流通过裂口源源不断地涌上来,很快便没过了吕书的脚面。吕书甩了甩身上的水渍,沿着石梯向上一层走去。
 
  哪知刚刚从石梯上层探出身来,迎面便撞上了一个浑身皱皮、长着稀疏的白色毛发、背后还生有两条钢鞭一般的尾巴巨大怪物!
 
  “呃啊!!!”
 
  吕书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尖叫一声差点重新掉下底层,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这才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怪物。只见这怪物形似直立的犀牛,体型足足大自己两倍有余,头生三角,方脸阔口,一对铜铃般大小的巨眼正惊疑地盯着吕书!
 
  “你这小娃儿从哪里冒出来的?居然能跑到镇妖塔底部来?!”怪物和吕书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半天,忍不住开口问道。
 
  镇妖塔!!这里居然是镇妖塔?
 
  吕书这才感觉到周围的气息十分不对劲,周遭浓郁的妖元之气压抑得整栋建筑如同炸药桶一般,源源不绝地汇入室内中央的一座鼎炉内;八面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嵌入墙体内的球形光罩,光罩呈明黄色,隐隐可见里面封印着的一个个奇形怪状的生物体,抬头望去,光晕点点,往上数层竟不知还有多少!
 
  老天,难道自己竟真的莫名其妙跑到镇妖塔底来了?!
 
  就在吕书正盘算着如何脱身之际,那怪物竟靠近了一步,一张巨大的方脸凑上前来,狞笑道:“呼呼……好精纯的妖元之力,被关了这么久,正好拿你当点心解解乏!”说罢一只长着三趾的巨大爪掌便向吕书抓来!
 
  吕书急忙侧身躲过,灵活地闪到的另一侧。好在这镇妖塔底层面积不算小,而那大怪物的步伐却十分蹒跚,数次扑击都无功而返,令他明显变得暴躁起来。
 
  “干!你个小杂毛,在爷的地头就得给爷老实趴下!”那怪物也清楚自己行动不便,不再空费力气,双手六趾一张,似乎掐了个发诀,塔底层浓郁的妖元开始凝结成一条条无形的束链,在室内空间纵横穿梭,逐步将吕书腾挪空间束缚住。
 
  若是空旷之地,这招对吕书也是无用。他能清晰地感应到每道束链的运动方位、力道强弱,甚至形状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然而在布满了大妖的镇妖塔底,他根本不敢靠近那些明黄色的封印光罩,生怕再不小心放出一个妖怪。很快便被逼得不得不正面硬抗大妖怪的攻击了。
 
  “既然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那就乖乖认命吧!”怪物笑着再次朝吕书头部抓来,打算一把捏爆吕书的脑袋。看着眼中越来越大的三趾怪爪,避无可避的吕书只得本能地举起双手护住头部。
 
  “叮”的一声脆响,怪物那坚硬地趾端无巧不巧地正好撞击在吕书手中握着的配饰之上,随即异变陡生!
 
  那怪物充沛的妖元之力开始沿着趾端疯狂地涌入到心形配饰之中,原本庞大的体型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水干瘪下去!
 
  当那大怪物的身体萎缩得几乎跟吕书一般大小后,那配饰居然又开始吸收起塔底层弥漫的妖元之气来!配饰上那方十字缺口仿佛食量无穷的饕餮一般,也不知何时才能填满它的欲壑。
 
  “该死!!快让这鬼东西停……下……”快被吸成干尸的大怪物到最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一股股的妖元之气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地汇入到古怪的心形配饰之中,颜色变得越来越鲜红。
 
  吕书此时也是苦不堪言,这配饰不但完全无法控制,而且牢牢粘在自己左手之上,根本摆脱不掉!而自己自从莫先生激发出血脉之力后,好不容易修炼出的一丝妖元也早被抽取一空。
 
  当镇妖塔底层充沛的元气被吸得所剩无几时,心形配饰终于砰然炸裂,早已虚脱的吕书只觉眼前金星一冒,瞬间仿佛一柄钢锤重重击打在自己头颅上,有团巨大的东西被强行塞入头脑中,那种撕心裂肺的胀痛感让吕书恨不得敲碎自己的头盖骨,把那东西取出来!
 
  “啊~~~!”
 
  一声大叫之后,吕书死死的抱住脑袋,直接摔到在地。于是,在卧龙谷镇妖塔的最底层出现如此诡异的一幕,一个双头抱头痛呼、满地打滚的少年,旁边则躺着一头干瘪丑陋、奄奄一息妖族怪物。
 
  尽管脑中剧痛无比,但吕书的意识尚还清醒,短暂的惊慌之后渐渐冷静下来。随着脑中莫名塞进了某种东西,各种纷杂的景象涌入他的脑海,什么法阵……符箓……镌刻……各种古怪的符号,神秘的字符,陆续在眼前映现;
 
  继而又是一段段的文字,什么“胎从伏气中结,气从有胎中息……”、“神为元心,意为炉鼎……化丹以作元气之海……”、“修后天以坚肉身,入先天而铸灵魂……”等等貌似修炼法诀的东西逐条浮现在脑海;
 
  到了最后则是恋人、感情、家族、征战,各种惊天动地的大战轮番上演,看得吕书眼花缭乱,恍惚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正一点点地拾回自己亲身经历的那些记忆。
 
  漫长的经历仿佛一生一世那么久远,但实际中吕书也就痛苦了那么一瞬间,不过脑子里仍旧眩晕不已;而此时的地下暗流涌出的水已完全淹没了塔基那一层,在冷水的刺激下,吕书这才回过神来,再次环顾四周。
 
  “咦……我不是早已逃出镇妖塔了么,怎么还在这里……奇怪,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得赶紧离开此地才是!”
 
  甩了甩脑袋,将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从脑中逐出,吕书深吸一口气,纵身跃入水中,沿着之前进入的缺口重新游进了地底水道之中。
 
  循着一段凭空出现的记忆,吕书顺利渡过了曲折的地底水道,最终从卧龙谷最西侧的醉龙潭中逃出生天。这才发现此时已是晨曦初露,东方已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