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同名小说《蜀缘》——第四章

返回 发布时间:2018-04-04
第四章
 
  同一时间,卧龙柱顶,五行道场大殿内,一名身穿淡蓝色衣裙,身形修长的年轻女子,正躬身向一名背负拂尘,身穿月白道袍的中年妇人报告着刚刚发生的事件。
 
  “启禀主上,镇妖塔内守卫刚刚传出消息,塔内妖元之气突然大量外泄,紊乱不堪,布置在塔底的聚灵阵法也悉数被毁,云霄统领已召集相关高手前往塔内压阵,以防不测!”
 
  “查探出聚灵阵法毁坏的原因没有?”中年妇人神色威严,表情却十分凝重。
 
  “尚未查明。”蓝裙女子言语之中露出一丝焦急:“塔底有大量地下水流涌出,业已淹没了第一层,需调令阵法师修补,待积水排尽之后才知端倪。”
 
  “嗯,你去吧!传我命令:即日起谷内各派的核心弟子一律禁止外出,随时待命!停止培元丹的炼制,将所有做苦工的妖族全部监管起来,严加排查。我怀疑这一切跟八年前逃脱的那名狱妖一族的大妖有关!”中年妇人答道。
 
  “卧龙谷就要大难临头了,居然还加派高手去看守镇妖塔?真是岂有此理!”
 
  蓝裙女子正欲领命退下,大殿内突然响起一道尖利的不谐之音,喝止住了众人。
 
  “镇妖塔内聚灵阵崩坏,妖气肆虐直冲天际,数十里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数十万妖族大军旦夕将至,你还一门心思守着一座破塔,焉知这不是敌人声东击西之计?黎山老母,你是完全不顾卧龙谷内数万人族将士的死活呀!”随着话音响起,一位身穿黄色锦袍,金冠玉带,相貌俊朗的中年男子走到大殿中央,紧紧盯着发号施令的中年妇人!
 
  “五皇子殿下过虑了。倘若妖族铁心攻打,卧龙谷地势低洼,易攻难守,硬抗自是不行的;如今步步为营,固守待援方为上策!”中年妇人针锋相对,“殿下率军浴血奋战,可谓劳苦功高,应安心养伤才是,卧龙谷内的事物不劳殿下费心。”
 
  言语中浓浓的讥讽之意刺得锦袍男子脸色铁青,但最终只得无可奈何重重哼了一声,忿忿地离开。
 
  而此时的卧龙谷元石矿区内则是一片嘈杂纷扰,随着黎山老母一声令下,分管各矿区的监工们将妖族苦力悉数召集起来,鞭子挥得噼啪作响。众妖尚不知发生了何种变故,见此阵仗心中难免惊慌,整个营地顿时混乱不堪。
 
  而吕书则早已趁着清早的混乱偷偷溜回了营地,此时的他也跟其他茫然失措的妖族一般,不知道将要面对何等未知的命运。
 
  “昨天夜里,你们之中是不是有人偷偷溜了出来,去到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最好能主动站出来坦承一切;倘若偷奸耍滑,企图蒙混过关,当心性命不保!”
 
  好不容易整顿完了营地的秩序,负责整个卧龙谷矿区的监工首领便开始登台训话。
 
  底下的数千妖族仍旧是一脸茫然,面面相觑之后便是一片鸦雀无声。这些妖族苦工长期被人族修士压迫,双方关系本就十分恶劣;再加上长期高强度的劳作早令它们身心俱疲,谁也没有那份心思去管闲事。
 
  眼见气氛变得越来越僵,一名长腿的瘦高个监工突然从远处跑来,附在监工首领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只见监工首领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之后,脸色慢慢地缓和下来。
 
  “今天算你们走运,不用再下矿干活了;但三餐饭量减半,老实待在营房之内不得随意走动,直至禁令解除。若敢趁机闹事,当场格杀勿论!”
 
  也不知那瘦高个监工跟首领说了些什么,便不再与底下的妖族苦工为难,再次将他们遣回营地。
 
  刚回到营房不到片刻,那监工首领便带着大队人马降临此处,一干人等个个周身真元外放,隐隐可见光华流动,明显都是修为精湛的高手。而其中身份最高之人,竟然是镇妖塔守卫大统领云霄!
 
  云霄大统领地位超然,不同于终日深居道场内的黎山老母,大部分妖族都认得的,他的出现自然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那监工首领则在营房之内环顾了一圈之后,径直朝着吕书姐弟走来。
 
  “昨晚你可曾出过营房?!”
 
  突如其来的发问令吕书猝不及防,心念电转之下一边回想着到底哪里出了纰漏,一边镇定地答道:“未曾出去。”
 
  “哦?”建工首领阴恻恻地说道:“你叫吕书是吧,最近看起来精神不错啊,想必是得了什么奇遇吧?”
 
  “不知大人此言何意,小的在此地两年一直循规蹈矩,不敢有半分逾越。”吕书的确不知监工首领言语中指的是什么,应答得理直气壮。
 
  云霄大统领沉默不语,只见他走到吕书休憩的草床前,手掌轻轻一挥,便将床铺掀开,赫然露出了一些提炼精华后剩下的元石碎渣。修为精深的云霄大统领将元石碎渣抓在手中稍一把握,便知其中端倪:“很高明的手段,带走吧!”
 
  “小弟你……”一旁的吕月柔完全不知发生何事,一向乖巧的弟弟居然会招惹上卧龙谷的大人物,一时间急得美目中泪水打转,欲上前去拉住吕书,旋即被众高手护卫阻住。
 
  “没事的,只是有点误会而已。”事已至此,吕书哪怕浑身长口也解释不清楚,只好强笑着安慰姐姐。
 
  卧龙谷五行道场偏殿的一座牢房内,五花大绑的吕书正面对着一众守卫的询问。
 
  “你这手元力转换的功法时从何处习得?”
 
  “这是我族血脉中的特殊天赋,并非什么功法。”吕书自然不会把于他有恩的莫先生供出来,便以自身的特殊体质为借口。
 
  “一派胡言!我早已探查过,你血脉之中半分妖元之力都没有;根据你进入卧龙谷时记录,今年业已十九岁,修为竟不及化形,如此废材也敢论血脉天赋,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从实招来,你偷藏元石精核究竟所欲何为!”
 
  然而不管众人如何逼问,吕书总是一口咬定自己并未偷盗元石,所谓提炼剩下的石渣完全是自己下意识地修炼行为。
 
  “好生拷问一份详尽的口供,但千万别把这小妖弄死了;他体质特异,眼看着天下风云将起,说不定会对我卧龙谷有大用处!”
 
  云霄大统领很快失去了耐心,事务繁忙的他怎肯在这里浪费时间,交代一番之后便转身离开。
 
  随即三五个赤裸着上身的高大守卫便拎着鞭子狞笑着朝吕书走来……
 
  一日之后,绝岭山脉以东,卧龙谷外围,一只近万人的古怪大军鸦雀无声地屹立在山谷前,凝视着眼前一道紫气弥漫的屏障。
 
  “哈哈哈哈……还以为人族四大派有什么本事,敢收留班雷这无胆小丑,就凭这不堪一击的破烂阵法?不如我们今天就将此地统统拿下,这谷内突然元气四溢,想必有不少奇珍异宝,老祖知道了一定会十分高兴的!”
 
  说话之人是一个头生双角,浑身长满细小白色鳞片的妖族将领。此刻他正骑在一头两足直立的鳄鱼形坐骑上面,指着面前的紫色护山阵法,得意大笑着。
 
  “休要低估对手,龙飞。这紫翼盘龙阵固然不算什么,但那黎山老母也不是傻子,想必早已向四大派本部求援,等着里应外合给我们迎头痛击呢!还有,元气冲天的并非什么奇珍异宝,那是封印了我妖族数千大妖的镇妖塔出了岔子,老祖此战的目的也在于此,你的情报工作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烂!”
 
  答话的是一个绿须绿发,身穿深绿色长袍的瘦小老头,此刻他正凌空盘腿坐在一片绿色的云朵上面,一看便是修为精深的高手。
 
  “哼,少在这说风凉话,耽误了老祖的大事,你我都承担不起!”名叫龙飞的妖族将领瞪了一眼绿袍老者,大声喝道:“阵法师何在!”
 
  话音一落,数十名身穿玄色道袍,手持各式法器妖族法师走上前来,围绕着那紫翼盘龙阵呈半环形站立。
 
  “给我破了这王八壳子,看这群乌龟何时露头!”
 
  随着龙飞一声令下,众妖族法师身前很快凝出一个巨大的黑色鬼怪头颅,拖着滚滚黑烟咆哮着朝那紫色屏障狠狠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