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同名小说《蜀缘》——第五章

返回 发布时间:2018-04-12
第五章
 
  镇妖塔一间阴暗的小牢房内,死狗一般的吕书吊在刑架上,浑身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啪!
 
  又是一阵凌厉的鞭影闪过,带起一串细小的血珠,吕书浑身不由自主地一阵抽搐。
 
  “说!到底是什么人在暗中协助你?”一声恶狠狠地询问。
 
  在精神和肉身上的双重折磨之下,吕书的意识开始恍惚,脑中那段诡异的记忆开始不受控制的涌现出来。
 
  “什么人……”吕书喃喃地重复道,突然微闭的双眼闪过一道迷茫之色,开口急切地呼唤起来:“青青!青青是你么?我穿越了三十三重天来到凡界,历经九死一生,找你找得好苦!你为什么不肯见我,青青……”
 
  正打算录下口供的两名守卫顿时一楞,看着一脸痴迷状的吕书,不知所措。
 
  “青青是谁?可是此人传授你功法?”
 
  有一名守卫总算回过神来,试探着继续问道。
 
  然而这一次吕书没有任何反应,双目无神地似乎在回想什么。旁边的守卫暗叹一口气,正待退下时,吕书突然爆吼一声:“鲲鹏祖师没有偷走功法!他不是叛徒!都怪帝俊无能,葬送了整个妖族的前途,他才是罪人!哼,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终究你们会明白……”
 
  这下所有的守卫一脸懵逼,全部彻底石化。
 
  良久过后,终于一名负责录口供的守卫叫骂道:“看看你们,都搞得什么鬼!这下可好,口供没录到,人倒是先被整疯掉了!”
 
  “疯掉就疯掉好了,反正又没弄死他,如实上报便好,云霄大统领怎会在乎这么一个无名小妖!”另一名守卫满不在乎地答道。
 
  说完,众人便不再理会已经被打得精神错乱的吕书,悻悻地复命去了。
 
  夜半时分,清冷的月光透过狭小的铁窗,微微照在吕书身前。
 
  此时此刻在吕书的精神识海里,他的意识本体正在于一团不知名的能量做生死斗争。
 
  吕书逐渐明白了,镇妖塔底莫名钻入自己脑中的,乃是某个不知名大妖的记忆,被封印在那枚心形配饰中;吕书阴差阳错之下将这段记忆释放出来,钻入到吕书的识海之中。由于该名大妖的精神意志强悍异常,在脱离本体不知多久岁月后居然还想占据吕书的识海,差点令吕书人格分裂。好在吕书也是性格坚韧之辈,弄清前因后果之后一直苦苦坚守灵台不失。
 
  “这是我的身体,管你是谁,没资格在这里做主!”随着吕书内心一声声的呐喊,终于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而那段顽固的记忆也终于耗尽了精神能量,被吕书彻底吞噬。
 
  “好险,幸好这只是一段杂乱的记忆,否则肯定变成一具任人摆布的傀儡了!”灵台再次清明的吕书仿佛破茧重生一般。
 
  “看看这大妖都知道些什么……呃,这记忆缺失了好多……”吕书饶有兴趣地回想着:“不知道名字,也不知道是何种族……嗯,他有个叫青青的恋人,感情匪浅;貌似还跟鲲鹏祖师有渊源,多半是个万年老妖啊!……居然还是个阵法大师,可惜没留下任何修习法诀,不然说不定从此一飞冲天……”
 
  融合别人的记忆对吕书来说是一种极为独特的体验,尤其还是在劫后余生的情形下。尽管吕书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益处,但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悄无声息地进行了……
 
  与此同时,卧龙谷外烽烟滚滚,一场血肉横飞的厮杀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儿郎们,给我杀!”
 
  望着终被破毁守护阵法,龙飞得意地大笑着,指挥着麾下妖族大军如山洪般朝着谷内涌去。
 
  守卫在阵法之后的卧龙谷人族修士早已严阵以待,在一众妖族大军冲入谷口的那一刻,一大波术法攻击瞬间便砸到了冲在最前列的黑皮猪妖身上!
 
  只见一道长达数里的巨大金光笼罩了十几丈方圆的战场,将无数的黑皮猪妖炸的血肉横飞,尸首顿时散布各地。
 
  “妖族贼子休得猖狂,这绝岭山脉便是尔等葬身之地!”
 
  一名身穿淡蓝色衣裙的女子站在阵前仗剑娇喝道。修长曼妙的身材配上娇美的容颜,望去仿佛登萍凌波的九天仙子。手中长剑一挥,一道肉眼看见的蓝色波纹如满月般蔓延开来,波及范围达到十几丈远,大片的土地被斩开,冲在最前面的众妖直接被斩倒了一大群。
 
  “小娘子,就只有这点本事么?”面对大量的部下伤亡,龙飞却好似浑然不觉,斜着眼睛微微嘲弄道:“本座便在此等候,看你能不能杀到本座面前!白岷、紫瑕狼,把前面给我清理干净!”
 
  龙飞右手一挥,其身后再次涌出两支妖族大军,其中一支为马头人身,浑身长满了白色毛发,高大壮硕的身躯再配上手中的巨型狼牙棒,无不展示着其惊人的破坏力;而另一支则是形似大型猫类的奇特妖族,身上布满了紫色斑纹,一道粗硬的鬃毛一直从脑后长到尾部;尤为引人注目的是一张长满了利齿的血盆大口,张开后可将数倍于自身大小的猎物一口吞下,令人不寒而栗。
 
  只见那紫斑猫妖张开巨口一拥而上,数息之间便将之前被斩杀的大堆黑皮猪妖尸体吞噬得一干二净,进食完毕之后,紫斑猫妖再次张口,猛然吐出一枚枚苍蓝色的大火球,尽数轰击在对面人族阵地上,顷刻间化为一片火海,一些修为较低的人族修士猝不及防,顿时被烧得灰飞烟灭。
 
  蓝裙女子见此不禁秀眉微蹙,凡界人族承平已久,数百年也未曾与妖族大规模交手,对于妖族大军的攻击手段和冷酷凶残一无所知。眼见最前沿的人族防线开始节节败退,考虑着是否要退守谷内,依托各式阵法层层抵抗。
 
  “想不到这么快便要退守第二道防线,看来得通知黎山老母,尽快召集四大派高手提前进行决战了。”蓝裙女子暗咬银牙,恨恨地想到。
 
  另一边的战场上,双方已短兵相接,手执大棒的白毛马头妖与执刀剑的人族修士狠狠厮杀在一起。狼牙棒砸断筋骨的声音,施放术法时闪耀的元力光芒,交织闪现在宛如修罗场的战地上,逼迫得双方没有半分思考的余地,只剩下肉体的本能搏杀。
 
  在妖族大军不计伤亡的狂攻之下,战场局面已成一边倒之势。蓝裙女子一方尽力稳住阵脚,随即右手暗中一挥,一张金色符纸悬空出现在掌中并迅速燃烧,化成一道白光朝着卧龙谷深处疾射而去。
 
  “由赤血府弟子负责断后,其余众人随我往醉龙潭方向退守!”看到释放的符箓起了回应之后,蓝裙女子表情稍稍淡定,开始迅速组织众人族修士有序撤退。
 
  “呵呵,真是无趣得紧。难道你们人族就只会说大话么?”看到刚刚还气势如虹的蓝衣美女这么快就退下阵来,龙飞眼中不禁泛出一丝邪光:“小娘子,让哥哥好好陪你玩玩!”说罢浑身气势陡然一放,身形拔高一丈有余,战袍斗篷寸寸碎裂,露出一身覆满白鳞的虬结肌肉,手持一柄双头钢叉朝着蓝裙女子飞身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