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同名小说《蜀缘》——第七章

返回 发布时间:2018-06-15
第七章
 
  “纹霜!!!”眼见爱徒如此惨死在自己面前,黎山老母悲愤交加,痛呼一声,手中诀印连连打出,九根石柱全部凌空飞起,青光交织得更加紧密,直接化成一枚半球形的光幕,朝绿袍老者当头罩下。
 
  “这么快就谈崩了啊……”面对杀气腾腾的青色光罩,绿袍老者竟浑不在意,声音中反而透出几分萧索:“这九龙啸灭大阵只对压制妖元有效而已,但对老夫的魂灵之力却是毫无作用,打了这么久难道就没看出来么?算了,凭你们的智商,老夫这条件也不用再谈了。”
 
  只见那绿袍老者的身形再次虚化,几枚绿色的云朵在周身浮现,那九龙啸灭大阵的青色光罩碰到云朵之后居然再不能寸进。
 
  “阴阳交错,白骨绝生!”
 
  绿袍老者手中招魂幡一转,刚吞噬了蓝裙女子的灰色漩涡摇身一变,化成一把带着锯齿的巨大镰刀形状,那锯齿细细看去竟然是由一具具细小的骷髅组成,散发出令人悚然的嚎叫之声,朝着黎山老母横扫而来。
 
  黎山老母脸色剧变,急忙将龙纹鞭团团舞起护住全身,同时急忙向身边仅剩的三名贴身弟子喊道:“快去通知离广道长和云霄大统领,马上从卧龙谷后山撤离!能带走多少人算多少!”
 
  话音刚落,巨大的锯齿镰刀已狠狠斩在黎山老母身上,龙纹鞭上的火龙顿时轰然炸裂,黎山老母一口鲜血喷出,倒飞出数十丈之远。
 
  此时那三名惊魂未定的贴身弟子才反应过来,二话不说赶忙驾起遁光朝远处逃命。
 
  “哎……早就说过,无谓的杀戮非智者所为,但愿尔等能早日明悟吧!”绿袍老者一边摇头叹息着,毫不在意逃走的人族修士以及重伤倒地的黎山老母,径直往卧龙谷腹地走去……
 
  此时镇妖塔内,吕书已经被关押了整整四天。
 
  自从拷问他的镇妖塔守卫们误以为他精神错乱而离开后,便一直再也没有人来管他。对此吕书虽然有些疑惑,但沉浸在修行中的他倒也乐得清静。那大妖的记忆内容十分驳杂,尽管已经混乱不堪,但吕书仍然搜寻整理出了一些他能理解的口诀词句,凑成一篇勉强能看的吐纳养气法诀,重新从零开始踏上修行的征程。
 
  只不过吕书全然不知,当日被那古怪配饰吸干了自身妖元之后,他的身体已悄然发生了难以名状的变化,若有其他人族大能知晓此刻吕书的修炼状况,必然会惊掉一地下巴——他整理修炼的那些引气法诀,全部都是人族的修炼功法!而吕书就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多少年来第一个以妖族之身修炼人族功法的怪物。
 
  “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
 
  正当吕书苦苦思索着一句句玄奥晦涩的法诀时,小牢房厚重的铁门传来“吱——呀”一阵刺耳声,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吕书紧张的望了过去,发现来人有些眼熟,居然是当日去地下石室见莫先生时,那名守在门口的人族守卫,心下不由得一愣!
 
  那人显得有些紧张,进来后径直走到吕书跟前,迅速打开了吕书身上的枷锁,然后拿出了一套镇妖塔守卫的衣袍,披在吕书近乎赤裸的身上。
 
  “这、这是……”吕书顿时被搞得不知所措。
 
  “没时间解释了,现在外面早已大乱,赶紧逃走吧!”那守卫口气十分急切,说话间猛力将吕书向外一推:“记住,顺着楼梯往塔底跑,其他的都不要管!”说完这些便急急忙忙地朝上层跑去。
 
  “还未请教兄台名讳,为何……”
 
  尽管有一肚子的疑问,但见救命恩人已匆匆走远,吕书只得下意识地喊一句。
 
  “我姓宋,和你姐姐……有些交情。”远去的背影稍稍一顿,沉声答道。
 
  此刻以云霄大统领为首的一干护卫高手正手持着一枚令牌状的法器,从镇妖塔最顶端开始一层层地收割着被封印在金黄色光罩内大妖的生命。
 
  只见他们将令牌的尖端猛然插入光罩之中,其中光团的亮度便急剧地黯淡下去,随之怦然炸裂,大妖的妖魂最后的垂死挣扎,令整个镇妖塔内充斥着一片鬼哭神嚎之声,但封印大妖的光罩仍旧飞速的减少,亡灵的死怨之气开始充盈起来。
 
  当一众人等堪堪清理到第三十层时,三名衣衫不整,狼狈不堪的身影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
 
  “云霄大统领,大事不妙!九龙啸灭大阵被妖族大能所破,黎山老母战败重伤,妖族大军已压顶之势来袭,请率领大家火速撤离吧!”
 
  三名的弟子带来的消息令众人震惊不已,竟一时呆立在当场。
 
  “想不到竟然败得如此之快……”云霄统领闻言双眉紧锁,脸上露出浓浓的忧虑:“看来没时间清理整座镇妖塔了;诸位,准备逆转聚灵大阵,让妖族什么都得不到!”
 
  听闻云霄大统领要逆转聚灵大阵后,几名核心守卫也不禁面色一紧,但仍默默将手中令牌举起,一齐放到贯通整座镇妖塔的中央承重柱上,随着云霄大统领一声令下,一团巨大的元气漩涡从塔顶开始沿着承重柱飞速旋转而下,朝着最底层的聚灵大阵冲击而去!
 
  随着海量元气的爆发,塔内的砖石构件纷纷崩坏,整个塔基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
 
  “不用再管这里了,大家速速撤退!前往东南方,翻过绝岭山脉,到黑风草原的荒芜殿汇合。诸位保重!”
 
  下完最后的命令,云霄大统领等人纷纷驾起遁光,如一支支离弦之箭一般破空而出,射向天际;身后的巨塔再也承载不住奔涌的元气,从最顶层开始一层层地猛然炸裂开来!
 
  “看来老夫还是来晚了一步么……也罢,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随着一声似有还无的叹息声响起,一串晶莹的绿光陡然亮起,如巨龙般自下而上绕着镇妖塔盘旋升起,与正在炸开的真元狠狠相撞在一起!
 
  “阴阳转换,混沌一气,给我破!”
 
  碧绿的青光与暴虐的元气剧烈碰撞,瞬间产生了一个蘑菇型的巨大灰白色圆环,肆无忌惮地冲刷着八方空间,令天地为之失色!(蜀缘小说)
 
  待风沙退去,尘埃落定,爆炸的趋势终于堪堪止住。而此时的镇妖塔已被炸掉一大半,三十三层的巨塔仅剩下十三层,残破的塔基淹没在一片肮脏的水泽之中,望之竟如森罗地狱一般。
 
  感受到镇妖塔内那些大妖新死不久后怨气的哀嚎,绿袍老者面色阴沉如水,久久不能言语。
 
  吕书才堪堪逃到第十五层,一阵猛烈的爆炸之后便感到天旋地转,巨大的气浪将他连同大堆的残砖碎石远远地抛出来,幸得塔底下的积水已深,吕书因此逃得一命,却也摔得七荤八素,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此时的卧龙谷内到处都乱成一团,四大派的人族修士早已尽数撤离,元石矿场内散布的数千妖族苦力一时间竟惶然失措,徒劳地寻找着藏身之处,唯恐枉丢了性命。
 
  “血神老祖驾到!尔等小辈还不速速恭迎,成何体统!!!”
 
  随着一名外来的大妖飞临至矿场上空,一声高喝仿佛雷霆炸响,顿时将地上四处乱窜的妖族苦力震得失神,乱哄哄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条条猩红色的网格纹路在天空上弥漫开来,不时的有力量在这些网格上扩散开来,天空不住轰鸣,就好像锤子在敲打一般。
 
  所有人抬头看天,感受着那股威势,一个个心生神往。
 
  天空上猛然传来巨震,似乎瞬间崩塌下来。那些网格状的阵纹开始闪烁出刺目的强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水纹状能量在空中扩散开来,形成一个个的黑洞,剧烈旋转。
 
  在那些黑洞之中,缓缓有东西在渐渐出现。
 
  一顶深紫色的幽冥轿,由八名面目狰狞,身形魁梧的四角妖怪稳稳抬着走了出来!
 
  这时一个金光灿灿的座椅从幽冥轿上飞了起来,缓缓临空。座椅身后跟着大批的妖族武者,全都是神情冷漠至极,脸上带着无比的优越感,只有看到那九道灵气落下之时,眼中才会浮现出狂热的光芒。
 
  座椅上一个神态慵懒的白发老者,身穿赤红色镶金长袍,似乎沉睡着。
 
  卧龙谷中所有妖族的目光全都落在那老者身上,平淡无奇的表情,就如同普通人家的老者一般。
 
  但随着那老者的一呼一吸,整个天地之间似乎都在以这种频率渐渐跳动起来。
 
  没有一丝的声响,上万人的大地和天空,竟然没有人敢吭一声,寂静的如同鬼蜮。
 
  “嗯”,那老者轻吾一声,微微抬起眼皮来。
 
  一道浑浊的目光在他眼皮下绽放出来,如同诡异的星光闪烁,所有人顿时心神一震,好似一股恐惧在心底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