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同名小说《蜀缘》——第八章

返回 发布时间:2018-06-21
第八章
 
  “尔等俱是我妖族大好子民,然命运多舛,流落凡界忍受无尽欺压;所幸天道不绝,我族气运流转,如今卧龙谷新定,方圆数百里的大好河山已尽数落入我妖族之手;但人族近千年的底蕴非同小可,我辈绝不可有片刻松懈,不日即将进军黑风草原,将四大派余孽斩尽杀绝!尔等自当同心戮力,为我妖族复兴大业奉献牺牲!”
 
  并未见那老者唇齿如何动作,矿场之中的所有妖族皆感到头顶一阵雄浑的语音响起,并清晰地传入耳中,老者深不可测的实力,令在场众妖的敬畏更深一层。
 
  “少时将会于尔等之中选拔资质出众者大力栽培,修行之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前路如何,皆在尔等一念之间!”
 
  话毕,那老者轻轻抬手一挥,座椅徐徐飞回轿内,由四周大批妖族高手簇拥着朝卧龙柱顶的大殿飞去,留下满地的妖族苦力面面相觑。良久之后,才有些窃窃私语在场内慢慢地传开来。
 
  “嘿,我说兄弟,咱们这是不是算自由身了?”
 
  “那什么选拔资质出众者栽培又算什么意思?”
 
  “管他呢,只要不在这鬼地方干苦力干到死就行……”
 
  “要跟人族干仗了么,哼哼,正和老子心意!”
 
  “那个什么老祖就是我族的高手么,当真威风霸气……”
 
  矿场内众妖族苦力议论纷纷,“嗡嗡”之声越来越大,逐渐变得如同集市一般;那些跟随血神老祖而来的妖族也并未加以管制,自顾加派人手收拾卧龙谷的残局。
 
  逃出生天的吕书自然也看到了血神老祖降临的壮观,但他对此并无太多感触。能在天地间自由呼吸就是此刻最大的欣慰,整整四天的囚禁拷打给他留下浓厚的心理阴影,现在他只想平平安安地跟姐姐在一起。
 
  “小弟!!!”
 
  好不容易在一堆吵吵嚷嚷的妖族苦力中找到了姐姐吕月柔,看着浑身伤痕累累只剩半条命的吕书,吕月柔一把将他紧紧抱住,泣不成声!
 
  “好了好了,我没事,一切都过去了,再也不怕受那些恶人欺负了……”
 
  尽管自己仍然心有余悸,吕书还是强撑着笑颜安慰哭哭啼啼的吕月柔:“我们已经自由了,不用在这鬼地方当苦力了,我们回白马村好不好?”
 
  白马村是位于卧龙谷南方的一个小村庄,那地方民风淳朴,对妖族并无歧视之意,吕书姐弟便是从小在此长大。
 
  “嗯……”
 
  勉强停止了抽泣的吕月柔闻言点了点头,并伸手仔细地为弟弟擦拭浑身的血污,相互扶持着往外走去。
 
  然而天真的姐弟俩走了还没几步,就发现他们谁也走不掉了。
 
  “全都老老实实排好队,到转灵阵前测量每个人的实力!此将决定尔等的命运归属,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一声宏亮的嗓音从矿场中央响起。
 
  不知何时,矿场中央已经立起了一张奇特的石桌,石桌大体呈椭圆形,桌面中央摆着一块八角形的镜子;石桌的四周还立着四根雕花石柱,柱顶上各有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微微泛着白光。
 
  原本乱哄哄的广场被强制排成了一列长长的队伍,吕书姐弟也被迫挤在队伍中间,看着众妖一个个依次走到石桌前。
 
  “把手放在镜子上面!”
 
  负责测试的是一个身材魁梧而肥胖的光头妖族,铮亮的脑袋不见一丝毛发,配上一双茶杯大的环眼,显得颇为滑稽;此时他正指挥着众妖测试其修为。
 
  排头的妖族将手按到八角镜面上后,那光头妖族双手快速的捏出几个印诀,只见一阵镜光闪动,四周石柱上的夜明珠陡然发亮,白光交织下一头雄壮的牛形光影浮现在四颗夜明珠上空。
 
  “唔,夔牛一族的化形期,不错。往右边走,自会有人接待你。下一位!”
 
  又一名妖族走上前来,一阵白光闪过,却并未见成型的身影出现。
 
  “……没有修为么,这血脉之力倒还不错,中品。你也去右边等着吧!”

  测试进行得非常快,不过片刻工夫已有数百名妖族走过,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底子不错,被安排去右侧营房等候安排,余下的天赋不佳之辈则被妖族军士直接带走;很快就轮到吕书姐弟俩。
 
  当吕月柔迟疑着将右手放到镜子上,柱顶上的夜明珠原本乳白色的光晕刹那间变得近乎透明,并散发出一圈圈涟漪状的水波纹;尽管最终并未凝结成型,但仍旧能感到其中蕴含的澎湃精纯的力量!
 
  “……竟然超越了上品的血脉力量,堪称极品了!”光头胖子瞪大了双眼,随即又皱了皱眉:“但仍旧不及化形,敢问姑娘是何种族?”
 
  “我……我们是鲲鹏一族的。”吕月柔略显镇静的拉紧了吕书的手,答道。
 
  “居然是皇族血脉!”
 
  四周众妖闻言不禁齐齐一声惊呼。
 
  “唔……据传鲲鹏祖师数千年前失踪后,人界遗落下来的鲲鹏一族已极为稀少,难得血脉品质还如此之高,老祖得知后定有重用!姑娘请这边走。”光头胖子挥手招来两名妖族武士,语气显得颇为郑重。
 
  吕月柔下意识地拉着吕书往右侧走去,顿时又被拦住了。
 
  “慢着!这小子是干什么的?!”光头胖子双眉紧锁,指着伤痕累累、狼狈不堪的吕书大声问道。
 
  “这是、是我弟弟,也、也是鲲鹏族的……”本就十分紧张的吕月柔吓了一跳,言语都不流畅了。
 
  “竟有此事??那你来证实一下!”
 
  当吕书伸手平置于八角镜面上后,四周夜明珠微微闪了一下便随之熄灭,那光头妖族接连换了好几个手势法诀,那么镜子依旧死气沉沉毫无反应,周遭等着看热闹的众妖顿时发出惊疑的嘘声。
 
  “大胆!竟敢冒充皇族血脉!!!”光头妖族十分生气,原本白皙的面皮涨得通红:“既不能化形,血脉之力更是一点全无!若非亲眼所见,老子简直怀疑你是个人族冒充的!”
 
  “将这小子编入奋勇营!”话毕,不论吕书姐弟如何辩解,光头胖子令两名护卫武士强行将两人分开带走;好不容易才相聚的姐弟转眼又要再次别离,吕月柔不禁惶然失措地哭喊起来。
 
  “姑娘不必太过惊慌,只要好好发挥自身天赋为我族效力,你弟弟就不会有大碍。”
 
  见吕月柔情绪几近崩溃,光头胖子面色稍缓,沉声安慰道,只是其眼中的决绝之色却丝毫不减。
 
  “小弟、小弟!……”
 
  在吕月柔一声声悲伤的呼喊声中,吕书在护卫武士的押送下渐行渐远;谁也料想不到,二人经此一别,再见时已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矿场上的测试工作仍在继续,刚刚发生的骚乱对一众妖族来说不过是看个热闹,丝毫没有影响整个局面。
 
  与此同时,在镇妖塔的废墟里,绿袍老者双目微闭,口中喃喃自语。
 
  “我入地狱时,将穿梭无尽诅咒,无怨而得其便;我入地狱时,无惧虚无黑暗,现世常得安稳;我入地狱时,愿葬身无边血海,终时任运往生……”
 
  一段段的安魂咒语从老者干瘪的口唇间流出,镇妖塔内那些大妖枉死的怨气随之变得越来越淡,最终化成点点星光,散落到四周的断壁残垣之间消失不见。
 
  “都是修行有成的大妖啊,就这样尽数殒命于此,真是可惜了!”
 
  不知何时,一名身穿黑色锦袍,丰神俊朗的青年无声无息的来到绿袍的身后。这青年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左右,一张略带稚嫩的脸庞面对着一片狼藉的场面,似乎正被绿袍的吟唱咒语所吸引。
 
  “……我入地狱时,将埋葬过往;我入地狱时,将掩盖未来;我入地狱时,世间从此无我!我入地狱时,终将再度归来!!!”
 
  绿袍并未理会身后那年轻的过分的青年,神情无比专注地完成整个悼词之后,这才整了整宽大的衣袍,肃容而立。
 
  见绿袍老者并不答话,那俊逸青年神色如常,依旧自语道:“我倒是忘了,你们旻妖一族最重精神修炼,对情绪的感受也比他人来的更为深刻;只是剥极则复,你们老祖在意的,可绝非是区区数千同族的冤情哦……”
 
  “卧龙谷往东六百余里,绝岭山脉南侧尽头,身边不过三五十护卫;九皇子若再不赶紧前往拦截,等进了黑风草原,怕是在没机会动手了!”
 
  绿袍老者终于转过身来,神情冷淡地答道,“想问班雷的情报尽管开口,又何必如此多费唇舌!”
 
  俊逸青年闻言微微一笑,也不气恼:“那晚辈就忙正事去了。多有叨扰,前辈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