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同名小说《蜀缘》——第十章(新)

返回 发布时间:2018-07-09
第十章
 
  班雷惨叫着被撕裂虚空的引力狠狠的击中,均匀分布在周身空间上的操控力量瞬间撕裂了他的火焰身躯,让他一头栽了下来。
 
  堂堂彼岸境的修士班雷,居然一招落败!
 
  “怎、怎么可能……”
 
  兀自强撑着一口气的班雷忍着重伤的躯体,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而数十名贴身裨将在惊天一击中死伤过半,幸存下来的众人则惊恐地趴伏在地面哀鸣颤抖不已,面对那道黑色的单薄身影,唯恐避之不及。
 
  一身黑衣的九天云淡风轻的缓缓走向前来,丝毫不理会脚下的一群班雷随从,微微扬起青郁郁的右手,纤指轻弹。
 
  “砰!砰!砰!……”
 
  伏倒在地的众人身躯居然毫无征兆地的齐齐炸裂,除了漫天飞舞的血雾,竟再也看不出这些人一丝曾经的存在!
 
  “蝼蚁一般!”
 
  仿佛只是做了驱赶蝇虫般微不足道的动作,九天来到自己的同胞五哥,班雷面前。
 
  “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何你我同为灵桥修为,却连我一招也接不下来?”九天面带微笑地问道。
 
  “当年父亲鼎化乾坤,隔绝了三十三重天界与人界的联系,从此人界天机不显,无法证道入仙,灵桥境已是我辈的极限……咳咳……你这贼子,定是投靠了妖族,依靠什么妖族秘宝才击败我等,如此大逆不道,天理难容……”
 
  班雷一边咳血,一边正义凛然地呵斥道,只是脸上的惊骇之色却越来越重。
 
  “所以说以你的资质也只配当一条狗!”九天不紧不慢地揶揄道,“乾坤鼎封印之下,我人族修士想突破灵桥,进入合道境自然不可能,但若是改换肉身,强渡天劫呢?”
 
  “什么?!你……妖族血脉……不、绝无可能!”
 
  班雷如同见到鬼魅一般,说话都语无伦次起来。
 
  “将死之人不用知道太多,乖乖交出你的那份人皇传承来吧,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给你留个全尸!”
 
  九天狞笑着,再次伸出苍青色的右手,朝重伤的班雷头顶抓来……
 
  两日之后,妖族大军跨入黑风草原,扎营黑狼湖,兵锋直指荒芜殿!
 
  是夜,月满平湖,细雨微微蒙蒙,不见月光,唯有月色,遍布这天地。
 
  水面上,无数细碎的,微小的涟漪,摇曳着月色;一叶独木轻舟静静飘荡在湖心,一道修长的身影独立轻舟之上,悠然的看着湖色水光,面孔恬静,不起波澜。
 
  他背后是则是一名魁梧无比的妖族将领,脸色阴沉,凝重的看着他。
 
  “血神老祖麾下,六指魔将雷统,久闻‘独龙’闻飞指印功法精妙无双,特来领教阁下高招!”
 
  如雷鸣般的语音,从那魁梧的妖族口中发出。
 
  那闻飞只是慵懒地答道:“六指魔将的大名,本座也略有耳闻;只是本座和四皇子殿下并不好客,这局怕要不欢而散了!”
 
  言毕,闻飞轻轻一弹,身前落下的雨丝,一点银丝本是天下至柔之物,却如银珠一般被他把玩在手里,随着这一弹之力,徒然射出。刹那间,天地变色,雷统和闻飞之间的数十丈水面上,出现了无数纵横交错的波纹。
 
  银线穿过湖面荡起的水花和雨丝,带着无色无息,却凌厉致命的力道,直击雷统眉心。天际的雨丝,也随着这一击,飘散向雷统,万点银丝中,藏着闻飞唯一的那一指,带给雷统深深的压力。
 
  他一震衣袖,犹如铁壁一般,带着浑厚的内力,直击身前的水面,水花溅起数米高,如同铺天盖地的浪潮,挡在了他的身前。
 
  千万银丝,都被留在了浪花的另一侧,唯有一点银芒,破开水花,射了进来,打在雷统挥舞的衣袖上,溅起剧烈的抖动,就连雷统身下的小舟,都直直的推开了数尺的距离。
 
  “拈花指印!”雷统心里惊叹,闻飞竟然以雨丝为棋子,寄托了一缕拈花指力,要知道,水本是天下至柔之物,无形无相,能以水发暗器者,可谓闻所未闻,激射数十步而不衰竭,则更像一个神话了。
 
  还没等他放下袖子,胸口上飘下一片棋子大的铁片,露出他胸前的肉色来,这回雷统连脸上都维持不住,露出骇然的神色。拈花指力,能寄托雨丝上,就已经是一个不可思议了,闻飞竟然保留了拈花指无声无色,凌空指力穿过了雷统的铠甲,在胸口上留下一个印记。
 
  这份功力,可以说是可怕至极。
 
  雷统强打精神,目光凝聚在指上,看准一个时机,一指点在了身前的银丝上,一点冰寒凝固了雨丝,在一点,冰棱激射而出。
 
  那边的闻飞微笑着,往身前弹了三下,一点柔弱的水滴,仿佛箭矢一样迅疾而射,力道刚猛无匹,打在人身上,恐怕不比钢铁更逊色,能将骨头击的粉碎。他的雨丝粘稠的仿佛水银一般,并没有像雷统一样,凝聚成冰。
 
  单单只这一点,雷统就先输了,冰虽然力道强劲,但闻飞以无形之物,承托力道,胜过他一指凝冰多矣。
 
  “阁下的指印,倒是霸道的紧!”雷统连挥三下,才打散三点水珠,而闻飞轻轻一抄,就把冰棱捻在指尖。
 
  闻飞微微一笑,呲的一声风响,冰棱已经消失,就连雷统也看不见它的影子了,天上地下,无数雨丝飞溅,雷统能听见密密麻麻的,沙沙声。
 
  万籁俱寂,唯有心头的一点警兆,令他警惕万分,毫无征兆的,雷统一指点在虚空之中,半空发出一声爆响,数十点雨滴爆散开来,仿佛两股大力猛然间碰撞在一起。
 
  水雾弥漫在半空,雷统耳边汗津津的,颤声道:“无相劫指印!阁下竟然以水汽为基,承担指力,佩服!佩服!”
 
  第一个佩服,出口之时,雷统还在船上,等到第二个佩服话音落下之后,他已经跌入了湖面上,雷统把袖子侵在水面下,挥洒出一道水流,脚尖一点水面,又踢飞一个水球,正是少林绝技,如影随形腿、达摩掌。
 
  但拼尽雷统全力的两道掌力腿力,被闻飞微微一震,就爆散在了半空,闻飞五指轮转,一点一点的银丝,或是凝滞,或是沉重,或是迅猛无匹,或是无声无息,雷统一生所见的武功,都被一点雨丝承载,逼得他狼狈不已。
 
  只能将必生武艺,一一使出,两人以湖面为棋盘,湖水雨丝为棋子,在月下湖中,对弈一盘惊天大棋,雷统早已忘却了比试,使出浑身解数,对付这前所未有的强敌,而闻飞却只是在闲庭信步一般。
 
  雷统逼到极处,奋力拍向水面,他忘了什么规矩,合身扑向闻飞,右手一点,正是刚才闻飞所用的拈花指印,这一指潜伏的劲力,阴险万分,杀气十足。
 
  完全是摒弃了所有慈悲和留守,只强调威力的一招,堂堂的佛门武学,在雷统手里威力大增,却多了一分有进无退的味道,杀伐之力极为极端!
 
  可惜,他面对的是闻飞。
 
  但见闻飞出指轻柔无比,左手每一次弹出,都像是要弹去右手鲜花上的露面珠,却又生怕震落了花瓣,雷统未见到指力,却感到胸前一痛,身子也激射而出,跌落在湖面上。
 
  “花开见人,人见我。”
 
  这一指,已在有相无相之间,如同顿悟一般,冥冥而不可求得,不见声色,已达到无形,无相,无色,无质,诸般皆空的至境。
 
  闻飞曲指,端坐在水面上,只有一莲荷叶,在身下衬托着他,轻轻一抚,天上的银丝纷纷落下,凝聚如实质的气劲,以细雨为弦,天地如琴,轻声弹奏起来。
 
  只见一点银丝被闻飞曲指一拉,一点无声之音,濛濛于天地之中,湖面仿佛巨大的音箱,微微震动起来,“铮!”的一声轻响,传遍了整个湖面。
 
  “啪!”的一声巨响,雷统浑身的衣甲爆裂开来,散成千万细丝,纷纷扬扬的落下,雷统脸色死灰,看着空空的双手。
 
  “闻飞阁下指功无双,雷某认输!”
 
  此时的黑狼湖营地中,吕书依旧恍恍惚惚,对外界发生的争斗浑然不觉。
 
  不知不觉中,吕书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似乎来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宫殿,而在宫殿的最深处,一座漆黑幽深的洞窟中,传来一阵阵低吟激烈的呢喃声……
 
  “轰,阿赖耶!”
 
  “轰,阿赖耶!阿赖耶!阿赖耶……”
 
  呢喃声越来越强烈,最终化作一声声剧烈的咆哮,似乎有什么无可名状之物在里面挣扎、嘶吼,想要脱封而出!
 
  而这个声音,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和镇妖塔内的那些大妖临死前竭嘶底里的嘶吼声如出一辙!
 
  “轰!”
 
  “阿——赖——耶!”
 
  “嘿嘿嘿嘿!”
 
  “哈哈哈哈!”
 
  吕书猛然睁开眼,额头的冷汗簌簌而落,直至半晌才回过神来,此时他才发觉,自己那一躺,竟然直接睡着了。
 
  他的记忆还保留在梦境的最后一幕,在他的梦境中,一只如同深渊般的巨大眼球出现在洞窟内,那是一只怎样的眼睛啊……
 
  充满了恶毒和暴虐,以及对生命的深深恶意,仅仅是一颗眼球,便有整个洞窟那么大!吕书实在不敢想象,那只怪物的本体,又该有多么庞大?而且,那些低沉邪恶的呢喃,完全不是人类的语言,可是吕书却有些诡异的发现,那个声音,似乎是在蛊惑自己,询问着自己什么,充满了无法言喻的邪恶。一片漆黑如墨的汪洋大海!
 
  大海发出滚滚的波涛声,声音厚重,一股股大浪不断在海面翻滚着,此时,吕书才发觉,自己哪里是在营舍,分明是在一艘破旧的木船上!大海却突然咕嘟嘟冒出一连串巨大无比的气泡,每一颗气泡都要比吕书所在的木船巨大数倍,携着怪诞般的邪兆,整座海面竟然开始轰隆隆的震颤起来!
 
  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想要从海洋的监牢中挣脱而出!
 
  轰隆隆……
 
  深沉无比的黑暗中,一股数十米高的大浪猛然呼啸而来,吕书下意识伸手挡在身前,顿时,那股滔天巨浪竟然直接被无形的力道所挡住。
 
  直至此时,他才猛然看到,在自己不到百丈远的前方,一轮巨大的血月凭空从海面冉冉升起!瞬间,吕书眼前的世界,再次变得狰狞起来!
 
  灵视的能力开始发动,吕书猛然张开眼,露出一双漆黑如墨,如同深渊般的瞳孔!
 
  瞬间,吕书眼中的世界彻底化作一片血红,营地内的众军士变成一根根蠕动的肉柱,来往的车辆变成了金属和血肉混合的蠕虫,甚至连整条世界都仿佛是被某种菌类覆盖了一般,层层叠叠,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息。
 
  在这一刻,黑暗对于吕书来说失去了任何意义,他只看到各个军营内建筑仿佛都覆盖上了奇形怪状的霉菌,看上去滑腻腻的。
 
  这一切并不算什么,真正吸引住吕书目光的,是一团漆黑如墨的事物。
 
  那团事物潜伏在广场的东部,位于正中央地带,就像是一团有着生命的粘稠淤泥,随着蠕动,不断转化为各种奇形怪状的事物——或是一双不断挣扎的手,或是一张痛苦嘶嚎的面孔,或是一种怪异到无法言喻的逆十字……
 
  这些事物接连不断的从淤泥的内部凸浮而出,与此同时,无数人凄厉的惨叫声也跟着传进吕书的耳朵,就好像有无数人在其中承受世上最为残酷的刑罚,在看到那团漆黑的事物同时,吕书只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战栗感轰然袭来!
 
  “咔嚓!”
 
  吕书死死盯着那一团不可名状的事物,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看来,我的猜想果然不错,灵视这个能力,的确可以看到普通人无法看到的异常现象!”